注册

对话《狐妖小红娘》作者小新: 去爱吧,像没有受过伤一样


来源:凤凰网次元

在腾讯动漫上,它的人气超151亿,收藏数460万;在B站,《狐妖小红娘》也是至今播放量最高的国漫动画,目前全网点击量已经突破55亿、微博超话阅读量逾4.7亿。

当代年轻人分泌荷尔蒙主要靠嗑的cp发糖、恋爱指南主要靠二次元动漫。

这不是一句戏谑。

当代年轻人对爱情话题的投入真的超乎想象。一边追着纯爱番、一边抽空声讨明星劈腿八卦,还热火朝天参与热门话题的讨论:

“爱情和面包”怎么选?

“为什么当下年轻男孩都不追女孩了?”

“大学要不要谈恋爱?” 

“我只能在二次元里找男朋友”

……

在周三的深夜,很多粉丝就在等一部动漫的更新。

11月20日23:52分,小新抽空上线向粉丝解释“12点前来不及了,今夜修仙的可以考虑佛系看看2点能不能掉落,不修仙的明早吧。”

11月21日凌晨4点,小新再次上线留言“第360篇终于画完并上传。”很快,在他微博下粉丝盖起了剧情讨论和嗑cp的高楼。

小新所谓的来不及的正是被誉为“爱情宝典”的漫画《狐妖小红娘》。

在腾讯动漫上,它的人气超151亿,收藏数460万;在B站,《狐妖小红娘》也是至今播放量最高的国漫动画,目前全网点击量已经突破55亿、微博超话阅读量逾4.7亿。

聚焦年轻人喜欢的爱情动漫《狐妖小红娘》,它究竟是个什么故事?年轻人为什么喜欢它?我们和它的漫画作者小新聊了聊。

从情绪化到哲理,深度探索爱情

通俗点说,《狐妖小红娘》是个红娘帮你找真爱的故事。《狐妖》设定了一个人与妖共存的世界。妖寿命千万年,人的寿命有限,妖为了和恋人永世相爱、向苦情巨树起誓求“转世续缘”。而“转世续缘”还需要“红线仙”涂山的狐妖一族协助才能完成。 

《狐妖小红娘》是个容纳了n种爱情范本的大IP。动漫连载4年、漫画7年,自嘲万年单身狗的小新摇身一变成了漫画界“红娘”。

作为一枚浸入型创作者,小新每一次下笔还是会把自己带入角色。“可以说在作品里我谈了很多次恋爱,算是意外收获吧?”

更大的收获是小新在创作过程里,逐渐厘清了怎么去思考爱情。

2012年,28岁的小新特别想写一个人妖转世再相爱的故事,尽管他屡次澄清只是受到《白蛇传》的启发,不过八卦的网友们还是猜测当时的他受到了情伤,因为作品骗不了人。

第一个故事《下沙篇》充斥着心酸、吃醋、绝望等复杂情绪,这些情绪源头是小新的几次失恋经历,作为一个内容创作者,这些体验又在他笔下的人物身上重现。

“土狗”前世向军娘提亲了100次,虐!转世的军娘在这一世依然多次伤害他,狂虐!

虽然这个虐心故事指向当时小新对爱情的态度——愈挫愈勇、不放弃,但不加克制的情绪化削弱了故事内涵,所以《下沙篇》刚上线时反响平平。

爱情是什么样子的呢?应该要怎么体现呢?小新开始在《狐妖》里加入更深度的思考,比如爱是如何成为信仰。

情绪克制、呈现深度思考的《王权富贵篇》迎来了《狐妖》的第一波爆炸式人气,很多观众也是在这里“入坑”的。

道门“兵人”王权富贵和蜘蛛精反抗家族门规的恋爱,并不是小新表达的重点,小新想探讨“道”——信仰对人的价值。也许恋爱只是用来展现王权富贵这个人由工具到人自我意识觉醒的过程。同时当他觉醒后,爱情、自由又成为他追逐的“道”。

小新把笔墨放在王权富贵的自我意识觉醒上。探讨作为人的价值,是小新塑造王权富贵这个人物的意图所在。

王权富贵个人微博超话达7000万阅读量,除了爱情的点,还引发了当代“社畜”对职场“工具化”现状的思考,“我们首先是人、其次才是劳动力”超话里有人这么说。

当然启发人对职场价值的思考不在小新意料之内,小新的目光聚焦在爱情领域——“到底怎么去爱?”

人妖、正邪、美丑,三重对比下,采花大盗“百变妖君”颜如玉爱上公门女捕快律笺文。对于他,在爱情和作为妖的天性之间是一个二选一的取舍。

爱情很美好,但也充斥着付出、甚至牺牲。

“千颜篇其实很残忍,但它的借鉴性更强。”小新建议有情感问题的读者不妨去看看颜如玉的故事,懂得爱并不够,实践为爱付出才是关键。“要做到真的很难很难,但这就是爱情”。

随着故事的推进,小新的思索更加深入,到了第五章《南国篇》,哲理性的思辨让剧情走向愈发紧张。

冒着被粉丝骂拆cp的危险,小新给主角安排了另一段真爱,用三角恋的故事去论证“再世续缘”和个体独立性的关系。

《南国篇》也被称作“小三”篇。平丘月初作为主角东方月初的转世却爱上了别人,在转世续缘后,前世恋人涂山苏苏和今世恋人南国公主谁是第三者?

用三角恋故事,阐释“再世续缘”本质,续缘给的是机会、不是保障,相比《王权富贵篇》对个体自由的表层探索,《南国篇》才是真正意义上对“自由”的探索。

转世的我是一个全新个体、还是前世本体的延续?前世的恋情一定要今世的“我”来继续?这不是另一种形式的绑架?

在网上,这个争论一直没有停过,小新的回答并不是唯一答案,持反对意见的网友也有很多。一千个读者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能启发大家对爱情有所思考就够了”。小新对爱情的探索还在继续,相比说服他人接受自己的看法,启发别人去思考对他而言更有成就感。 

用漫画传承,东方古典主义爱情

被问及为什么《狐妖》这个爱情故事如此受欢迎。小新很为难,他仍旧用自己是单身狗做挡箭牌。

其实,小新的答案潜藏在开篇。动漫篇,《狐妖小红娘》从牛郎织女、梁祝、天仙配、白蛇传等中国经典爱情故事中入题,奠定了整部作品的基调:东方古典主义爱情。

什么是东方古典主义爱情呢?

在b站,有个介绍《狐妖小红娘》的视频是这么说的,《狐妖小红娘》里的几世情缘是外国绝对拍不出来的。

从小新到观众,这是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点。 

首先是狐妖+转世轮回的东方爱情传奇。

在传统文化里,狐妖就是爱情的代言人,集美貌、忠贞、聪慧于一体,并且《太平广记》、《拾遗记》、《聊斋志异》都有人狐相爱的传奇故事。

此外,还有东方灵血、灭妖神火、天地一剑等中国人才懂的仙侠梗。在海外,这些难哭字幕组的翻译被老外吐槽看不懂。

当然,东方古典主义爱情最内核的是深沉含蓄的爱情表达方式。

是王权富贵抱着蜘蛛精,面对千剑屠戮时说出的温柔情话“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

中国式情话从来不是我爱你,我想你,而是我等你,我陪你。所以“万水千山,你愿意陪我一起看吗” 一出现就燃爆了b站的弹幕,在中文互联网爱情箴言中常常榜上有名。

主角东方月初、涂山红红没有说过一句我爱你,但他们可以为对方牺牲自己。

深沉、含蓄、牺牲,《狐妖小红娘》让我们重温了一次古典主义爱情的价值观。

汤显祖在《牡丹亭·题词》中说:“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与死,死而不可复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情之至”的故事,在这个时代似乎没有生存的土壤。琼瑶剧被批三观不正、牛郎织女、田螺姑娘的神话故事被人解构恶搞、pua杀猪盘、女性嫁富指南等“三观不正”的观念竟然被人追随效仿。真让人感慨人心不古。

《狐妖》等一批新国漫IP在价值观导向上越正能量、越被大众认可。我们探讨了爱情里的“口红理论”,得出结论:现实里的恋爱越难,影视动漫里的爱情越受追捧。

因为稀缺,所以感动,因为感动,所以追逐。

这也很好解释了为何近年全球流行起了人妖恋。大概是人类不相信自己这个物种吧,把忠贞、付出等美好品质寄托在另外的物种身上,西方搞出了吸血鬼之恋、韩国有外星人之恋,我们中国则祭出了狐妖之恋。

《狐妖小红娘》能被誉为爱情传奇故事的国漫第一IP,在于它的东方爱情价值观无心插柳打在了时代的情感病灶上,击中了爱情快餐时代观众的心。

迄今为止,上线的7个篇章,或是跨物种、跨门第、跨生死,总之,核心的“情”是东方传统的罗曼蒂克:死生契阔、至死不渝。

我们这个年代,谈恋爱变得越来越容易,恋爱却又好像越来越难。动漫也好、电视剧小说也罢,载体不重要,“人类的情感过千百年也是相通的,故事是假的,但感情是真的。”

东方月初教会我们爱不是占有、而是成就;颜如玉告诉我们牺牲是爱情的另一面;御妖国公主展示爱情里并不是强大的一方才有爱的勇气;平丘月初和南国公主的故事告诉你爱可以让彼此成长……

当国漫遇上城市文化

我们问小新:什么时候觉得《狐妖小红娘》真的火了?小新说是在线下真正看到大众参与时候。

是去年,相思树亮相杭州西湖天地大草坪、51路环湖“纯爱公交”吸引无数情侣来见证爱情的时候;是在瘦西湖畔看到粉丝把情书投到“红仙邮局”或流泪、或欣喜的时候;是在今年,狐妖在丽江蓝月谷下搭起“红仙客栈”,粉丝们去打卡的时候。

我们是不善表达爱的民族,我们的爱情也很含蓄,《狐妖小红娘》这部漫画能够在现实生活里帮助到越来越多的人去传达感情,作为作者,小新既感动又欣慰。

近年,“新国漫”一词被频繁提及,“良心国漫”只要出现也总是让人忍不住想去看一眼。

国漫正在努力成长中,二次元文化也处于从小众文化裂变为大众娱乐刚需的阶段。2019年,整个泛二次元用户规模已经达到3.5亿,其中,喜欢轻量作品的95后、00后占比超80%。

而作为国内顶级的漫画IP,《狐妖小红娘》除了漫画、动画外,在11月29日也正式进行手游公测。各行各业对其的认可和渴求度也在逐步增加。

那如何进一步扩大动漫IP对大众的影响力,《狐妖小红娘》似乎给出了一个解决途径。

那就是尝试与城市、与旅游结合。

在2018年,我国将文化部和国家旅游局合并,成立了文化旅游部,大众对旅游出行的需求也越来越多。作为腾讯“新文创”战略重要组成部分之一的腾讯动漫,也在考虑如何实现动漫IP的文化价值和商业价值的良性循环。

是否可以借助动漫IP所具有的年轻化的内容及文化力量去丰富城市的文化名片及旅游体验?而旅游产业也是否能够让动漫IP更接地气,让产业实践和商业回报去反补动漫行业的发展?

这种合作联动,并不少见。比如日本熊本县的熊本熊以及鸟取县的“柯南小镇”。再比如,日本国民级IP《哆啦A梦》,在位于去往藤子·F·不二雄博物馆的路线上,将登户站打造为“哆啦A梦”车站。

优质的IP内容,对游客的游览兴趣,乃至旅游生态将产生正面积极影响。

正如前文中小新提到,《狐妖小红娘》IP在今年11月,与云南丽江政府达成合作,“红仙客栈”、“相思树”落地玉龙雪山蓝月谷下,见证游客的美好爱情。而主角“涂山苏苏”也被授予“丽江市智慧文旅动漫大使”。

《狐妖小红娘》与丽江的合作,是基于一脉相承的爱情基因。

20年前海岩的纯爱小说《一米阳光》捧红了丽江和云南的爱情神话“一米阳光”。相传,在丽江只有爱情的勇者、对爱情执着同时又不惧怕困难和危险的人们才有资格得到风神女儿的祝福“一米阳光”。

而在《狐妖》作品中,不管是王权富贵打破家族师门的条规选择与小蜘蛛精的爱情,还是南国公主欢都落兰与平丘月初的逐爱,也都体现着在追求爱情的道路上人们所需要的勇气。

也许,万水千山,希望你陪我看的就是这一米方寸下的阳光。

相同的爱情基因,是狐妖小红娘与丽江联动的基础,一个现代爱情动漫携手远古的爱情传说,共谱“勇敢追爱”。

其实,丽江,是狐妖IP第二次尝试为城市文化名片赋能。上一次在杭州。

相思树坐落西湖湖畔,让杭州这座孕育了白蛇传、梁祝等爱情传说的古老城市,爱情气质更生动,旅游体验更有趣及更有深度。

除了《狐妖小红娘》,腾讯动漫的另一头部IP《一人之下》,则与云南扎染技艺合作,推出“人有灵”潮牌·云南版,让云南的“风花雪月城”及扎染文化成为年轻人看得见摸得着的实物,将文化带入年轻人的日常生活中。

人有灵潮牌的热卖为《一人之下》漫画和品牌带来了更高的知名度,百度指数显示,产品上线当天“一人之下”百度搜索指数达当月峰值,同比增长35%,“人有灵”售卖高峰期与“一人之下”搜索峰值高度吻合。

其次,金钱是保持长效IP的最好的激励。迪士尼对《星球大战》系列长达40余年的深耕,与其累计270亿美元的周边收益不无关系。还有电影《冰雪奇缘》系列,正在热映的《冰雪奇缘2》离不开《冰雪奇缘1》带来的超高市场回报,剧中主角同款公主裙仅在美国就售出了300万条,为迪士尼带来了4.5亿美元收入。随后的5年中,平均每年为迪士尼带来10亿美元的衍生品收入。

把传统文化和云南风雅穿在身上,开发衍生品与传承文化相结合,人文价值、商业价值兼顾,“一人之下”IP这步棋下的不可谓不妙。

中国的独有传说、中国的城市文化,是我们刻在骨子里的情感基因。今天,动漫作为延续这份基因的媒介之一,用当代年轻人喜欢的方式去表达和记录。正如腾讯动漫负责人邹正宇所说,“期待未来,有更多的优秀漫画家,能以蓬勃的时代精神和饱满的民族气韵,让东方的美好故事得以焕新和流传”。

对于《狐妖小红娘》的作者小新,从《白蛇传》为启迪,再到自身的作品落地杭州,在这个轮回里,他一路成长,从宣泄情感-理想探讨爱情真谛,到传承东方爱情观。唯一不变的是初心“真诚,这是爱的起点、没有套路。”无论是讲好一个爱情故事、还是收获一份爱情,都应该如小新笔下的那些人物一样:去爱吧,像没有受过一次伤一样。

[责任编辑:赵凤鹏 PG003]

责任编辑:赵凤鹏 PG003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游戏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